Category

2019世界与你互相改变

重新翻看2019年初的法国时政新闻你会发现,“四面楚歌”“焦头烂额”是当时出现频率很高的几个词。“黄马甲”抗议活动使法国总统马克龙的支持率跌至历史最低水平的24%。谁能料想得到,内政方面困境重重的马克龙,通过在外交舞台展现雄心壮志,一步步成为“欧洲领袖”。

马克龙的第一个动作,是在2019年1月22日与德国总理默克尔签署新的法德合作与一体化的《亚琛条约》。不少人当时认为,在德法都面临国内危机、两国利益存在分歧的情况下,《亚琛条约》操作性不强,只具有象征意义。但是,新条约的签订,预示着德法将共同应对英国“脱欧”带来的不确定性和在欧洲不断高涨的民粹主义思潮。正是从签署《亚琛条约》起,“用统一口径为以法德为基础的整个欧洲发声”,成为马克龙一整年的核心外交方针。

11月26日,MSCI指数年内纳入A股的第三次扩容正式实施。市场原本预计短期内北向资金流入A股的脚步将有所放缓,原因在于未来一段时间配置型资金的不确定性。然而现实情况是,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23日,北向资金连续28个交易日净流入A股,追平2018年5月7日至6月15日创下的纪录。11月27日至12月23日,北向资金累计流入A股达688.78亿元。

除中国自身经济稳之外,不断推出的开放政策也大大提升了外资买入中国股票的动力。

持续加大A股配置比例

德国遭受经济衰退的打击,英国陷入“脱欧”困境,意大利因国内民粹主义思潮涌动导致政局混乱,马克龙自然而然地将自己定位为新的“欧洲领袖”。于是,马克龙的第二个动作便是,以新一届欧盟机构领导人换届为契机,在欧盟多个关键职位提名上赢得了话语权,扮演了“欧洲发言人”角色。

今年以来,A股纳入富时罗素全球指数、逐步提高MSCI纳入因子比例、沪伦通正式启动、中国债券纳入指数、中日ETF互通。业内人士指出,宽松的政策环境是市场对外开放渐入佳境的重要保障。中国证监会关于国内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的政策接连出台。今年6月证监会提出扩大资本市场对外开放9项具体措施;10月11日,证监会明确取消证券公司、期货公司、基金管理公司外资股比限制时点;12月13日,外汇局表示拟对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资金管理规定进行修订,将进一步便利境外机构投资者境内证券投资。

“中国市场的潜力和‘腹地’非常大,不论是我在上个世纪80年代留学过的小城市,还是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和十年前相比变化都很大,有的地方已经完全认不出来,这其中无疑蕴含着非常多的投资机会。而发达市场可能就不会存在这些机会。”史蒂芬·多佛强调,中国庞大的市场具有阶梯性和互补性,即使某一个行业发展暂时受阻,也会有其它行业值得关注;有些领域在一线城市可能出现饱和迹象,但在二三线城市却有空间。“我们坚持看好中国。”史蒂芬·多佛说。数据显示,截至11月,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旗下的邓普顿亚洲增长基金的投资组合中,中国股票占比高达41.23%,而在2018年12月该数据为28.79%。

2019年,欧洲“在国际舞台上用同一种声音说话”的第一个听众,便是中国。3月26日,法国总统马克龙、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一道,与在巴黎出席中法全球治理论坛闭幕式的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举行了会晤。由马克龙发起、中国领导人和法德政府首脑、欧委会主席共同参与的“四方会谈”,在形式上还未有先例,被解读为欧洲希望团结一致地面对中国、与中国合作。事实上,马克龙在会晤时也表示,一个统一的欧洲才能与中国一道,在维护多边主义时发挥不可或缺的作用。2019年11月出席第二届中国国际进口博览会并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时,马克龙还刻意让欧盟农业事务专员霍根和德国联邦教育事务与研究事务部长卡利切克随行,体现了法德和欧洲共同与中国开展全方位合作的重要性和意愿。

展望2020年,史蒂芬·多佛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中国是一个日益重要的市场,如果所有中国股票都被纳入MSCI指数,估计中国在主要新兴市场基准中的权重可能会从2019年底的约30%升至40%左右。世界银行数据显示,中国经济增长虽然有所放缓,但仍保持平衡,贸易占国内生产总值的38%,而2005年为64%。目前,中国货币贬值的风险不大。此外,还有盈利前景改善、派息增加、技术进步及5G移动网络开放等众多利好因素加持。

尽管在国际舞台成绩斐然的马克龙依旧未能平息国内的“黄马甲”运动,在2019年岁末还因坚定推行养老金制度改革引发法国25年来最大的一次罢工游行,但人们看到,马克龙在这一年用行动践行着他在2019年新年致辞中的承诺:打造“新法国”,唤醒“新欧洲”。他也成功赢得了民众的肯定,支持率从24%上涨到2019年12月的34%,就是最好的证明。在《欧洲政治周报》12月评出的最新“欧洲权力人物榜”上,马克龙位列榜首。这,是否说明他已悄然成为“欧洲领袖”?

截至12月23日,2019年北向资金合计流入A股达3427.96亿元。2016年以来,北向资金年度净流入A股金额呈逐级攀升态势。2016年至2018年,年度净流入金额依次为606.79亿元、1997.38亿元、2942.18亿元,加速之势明显。

“未来国际机构投资者将继续加大对A股的配置比例。A股投资者结构、理念以及市场机制将进一步国际化,整个A股估值体系将重构。A股投资者需更具国际视野,具有全球竞争力与稀缺性的优秀公司估值溢价将进一步凸显。”陈果说。

对于中国市场乐观情绪升温的顶级外资机构远不止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一家,多数外资机构开始加码布局中国市场。亚太区首席投资总监伍泽恩表示:“全球经济和市场在面临挑战时将表现出弹性,预计中国股市将跑赢全球新兴市场综合指数,近期具备进一步反弹的空间。通过投资东北亚尤其是中国市场,可以把握潜在周期性反弹机遇。”

“美股创新高,VIX指数降至低位,也为国际资金布局新兴市场提供了良好的外部环境,估值性价比较高的A股市场无疑是外资布局新兴市场的优选。”张启尧说。

从外资青睐的个股来看,首席经济学家郑磊统计发现,约2000只A股获得外资买入,其中有20只至30只个股外资持股比例超10%。“外资青睐的股票主要集中在生物医药、家用电器、电器设备等行业,很多都是基本面不错的上市公司。”郑磊说。

“外资兼顾标的的成长性和稳定性。盈利能力强、能够稳定贡献高资产回报的公司更受青睐。”国盛证券研究所首席策略分析师张启尧表示,外资多以长期配置为主,考核久期要远超大部分国内资金,使得外资入场布局较国内资金更坚定,对于股价波动的容忍度更高。

临近岁末,频频增持A股的外资引发市场广泛关注。

A股估值水平在全球也极具吸引力。川财证券研究所所长陈雳表示,目前上证综指PE(TTM)为13倍,从全球主要市场指数来看,其仅高于,低于绝大部分市场重要指数,更是远低于的24倍、纳斯达克指数的32倍。

统计数据显示,目前境外机构和个人持有国内股票总规模达1.77万亿元,占A股总市值2.9%,占A股流通市值4%,已非常接近公募(持股)和保险(持有股票+基金)的规模。

业内人士表示,日本、韩国等地的股市在对外资开放过程中都经历了从波段操作到基本面投资为主的风格转换,最后表现出机构投资者为主的特质。随着外资不断进场,A股市场有望逐步过渡到机构时代。

中国证券报 张利静 张枕河 

是什么原因驱动外资以如此迅猛的速度进入中国市场?外资缘何钟情A股市场?

陈果表示,北向资金持续流入A股的根本原因是对中国经济中长期发展有信心。最近从金融信贷到PMI等一系列数据,中国经济都出现企稳乃至边际改善迹象。

此后,无论是在防务安全上警告欧洲国家、“诊断”北约已经“脑死亡”,还是抬高欧盟扩张“门槛”、反对阿尔巴尼亚和北马其顿的“入盟”谈判;无论是作为“调解者”利用G7峰会的主场试图撮合特朗普与伊朗总统鲁哈尼会面、缓解美伊紧张关系,还是召集俄、乌、德领导人共同商议解决乌克兰东部边境的问题,马克龙站在法国,面向世界,整合着欧洲资源,重建着欧洲秩序,传播着欧洲声音,努力实现“欧洲的觉醒”。

“经过四季度外资大举增配A股,我们有理由相信外资持有A股规模超过公募将很快实现。”安信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陈果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表示。

外资动向从未像现在这样受到中国投资者的高度关注,而这可能仅仅是一个大趋势演进展开的序曲。

陈果认为,持续不断的增量资金主要来自国际主要指数权重提升后外资主动型资金对A股的延迟增配。被动型资金对A股的增配往往在国际指数提升权重之时完成,而主动型资金是否配置A股、配置多少、何时配置则更加灵活。随着A股在国际指数中权重的快速提升,许多主动型资金对A股的配置往往达不到指数权重的要求(即实际低配A股),将会在之后的合适时机增配A股,造成延迟增配。这个补配的需求将持续存在。